代孕流程

二级分类:

小说妈妈上门催婚,不料看到她口袋中的验孕棒

贺妃玲蹲在马桶旁,她盯着手里的验孕棒,紧张得头发都要竖起来了。第一道红杠出现,很快的,第二条红杠也出现,贺妃玲抓起一旁的说明书仔细对照。

天啊。她一屁股坐到了地板上,两道深深的红杠,毫无疑问,她怀孕了。

怎么能怀孕呢贺妃玲痛苦的敲自己的脑袋。

“亲爱的,你再不出来,我就把菠萝派吃完咯。”方芸敲了敲厕所的门。

贺妃玲吓得差点蹦起来,她迅速的起身,手忙脚乱的将验孕棒和那装尿液的杯子塞到她事先准备好的一个小塑料袋里,确定现场没有任何可疑物品后,她将塑料袋塞进了牛仔裤兜里。

做完这一切后,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走到了洗手台旁。洗了一把脸,又仔细照了照镜子,她这才拉开始厕所的门。

“宝贝。”贺妃玲一把搂住方芸的脖子,在她嗔怪之前亲了亲她的额头,“我去买包烟,菠萝派你一个人消灭。”

“我也要去。”方芸撒娇。

“顺便给我老妈打个电话。”贺妃玲不得不撒谎。

“好吧,你自己去。”方芸有些悻悻的,贺妃玲的妈妈非常极其不喜欢她,当着她面就冷嘲热讽的。她有时候在心里暗自冷笑:老顽固,你要是知道你的宝贝女儿贺妃玲是个蕾丝边,我吃她的用她的还和她一起睡,恐怕你会当场昏过去吧。

贺妃玲赶紧往门边走,几乎在同时,敲门声传来。贺妃玲走到门边,开了门,她倒吸一口凉气,门外站着的正是她的代孕母亲徐雯。

“妈,你怎么来了也不给我打个电话,我好去接你。”贺妃玲讪笑着,手下意识就摸了摸屁股后面的裤兜。

徐雯瞟了一眼自己女儿,扯着嘴角笑了一下:“刚好路过,上来看看你。”

贺妃玲赶紧上前,抱了抱她妈,她笑道:“啧啧,我们徐女士最近用的什么保养品啊,这皮肤看着紧致好多了。”

徐雯拍开她的手:“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你们昨晚在酒吧玩到几点”徐雯说话时视线看向了站在客厅茶几旁的方芸。

“妈。”贺妃玲拖长声音,拉着她妈的手往里走:“你喝什么老规矩,白开水。”

“别忙活,我来找你有点事情。”陈妈妈皱眉,客厅的沙发上乱得跟狗窝一样,胸罩、内裤以及杂物堆得到处都是。

“妈。”贺妃玲一脸无奈,“我头晕,肚子痛,腿也痛,求求你别念经。”

徐雯哼一声,又扫了一眼站在那里发愣的方芸。她一向对方芸没好感,这会儿她这都进门好半天了,方芸连声阿姨都不喊,难道还等着长辈主动去跟她打招呼么真是从来没见过这么没礼貌的女人,这以后哪个男人瞎了眼娶了她也是倒了八辈子霉。

“阿,阿姨好。”方芸站了半天总算回神了,愣不噔的喊了一声。

徐雯瞟了她一眼后才不轻不重的嗯了一声,转而对女儿说:“你今天晚上得回家去吃饭。”

“晚上我有个局,早就答应了的。”贺妃玲张口就回绝,开玩笑,回家就等着被一大家子人抓着开批斗会吧。外婆奶奶爸爸妈妈,全都能统一口径对付她:你今年都多大了,该找个人结婚了。

所以,她现在能不回家尽量不回家。

“不行。”徐雯瞪了她一眼,“王伯从北京过来,他儿子也来了。贺妃玲,我就一句话,你回也得回,不回也得回。你要是今天不回家,你就别再喊我妈妈了。”

方芸默默的进了厕所,隔一会儿便给贺妃玲发信息,她质问贺妃玲她妈那眼神到底什么意思她又做错了什么

贺妃玲真是头大,两边都大神,她谁也得罪不起。

方芸不依不饶抱怨。

贺妃玲只能耐心的哄着她。

“贺妃玲,我在跟你说话,你有没有听见”徐雯气得吼起来,“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妈吗一直盯着你那个破手机,你倒是给我聊个男朋友出来啊。”

“妈,妈,你别生气啊,我是有一点紧急的事情要处理。”贺妃玲收起手机,又去哄她妈妈。

“砰”一声,在厕所里半天没有等到消息的出来了,她拉着一张脸,甩着长长的大波浪扭着腰冲了出去。

贺妃玲真他妈想哭了,真是没一个省心的。

“你这什么朋友她这脸色摆给谁看贺妃玲,你给我把她赶走,下次我来还看见她,你就给我搬回家去住。”徐雯的气不打一处来。

小说妈妈上门催婚,不料看到她口袋中的验孕棒

“妈,妈,妈。”贺妃玲忙不迭的喊,“我朋友家里出了点事情,心情不好。我答应你,我今天晚上回家去吃饭,这样行了吗”

徐雯余怒未消的盯着她:“你这个朋友真没教养,贺妃玲,你到底哪只眼瞎了怎么会跟这样的交上朋友还会准许她住在你这里。我还没听你提起过她的工作,她做什么的呀赚的钱够交房租吗看她吃穿用戴还都是好的。”

贺妃玲干笑着:“妈,我美丽大方端庄又聪慧的妈妈,聊人八卦可就真的有损你端庄优雅的形象了。”

徐雯悻悻的:“你刚才也看见了,她……”她顿住,接着有些狐疑的看着贺妃玲。

贺妃玲被妈妈看得心里有些略略的紧张,心想,难道她妈妈看出什么来了

两母女大眼瞪小眼时,方芸开了大门又折身回来了。见贺妃玲母女站在那里,她也不说话,只是低着头往房间走去。

贺妃玲也有些生气了,这小妖精今天是哪根筋不对了

“你,你……”徐雯气得一把拉过贺妃玲,“你现在就跟我回去,我在这里多呆一分钟都要受不了。”

贺妃玲看她妈真动了气,一时间也不敢再强硬跟她对抗,只好说:“妈,你等我一下,我去拿包,很快的。”说着,她挣脱了徐雯的手,快步往房间走去。

房间里,方芸坐在靠窗的床沿边上,背对着她,好像在抬手擦着眼泪。

“我的姑奶奶,你这是干嘛怎么又哭了呢”贺妃玲走到她面前,弯腰下,小声而急促的问。

“别管我。”方芸挥开她的手,泪水却刷刷的往下掉。

贺妃玲有点头大,方芸一哭她就没辙。

“你不是喜欢香奈儿那个包包吗我给你买,好不好你给我点面子,别闹,我求你了。”她轻声说。

方芸心里一喜,却绞着手指不吱声。

“贺妃玲。”徐雯走到房门口,伸手重重地敲了敲门。

贺妃玲吓得猛直起腰,直得太急,那腰就闪了,钻心的疼袭来。贺妃玲呀的叫了一声,扑到飘窗边沿上动弹不得。靠,平时练跆拳道,多难的动作也不会闪了腰,今天是撞邪了吧

“你怎么了”方芸看她痛得眉头都皱成了川字,赶紧也起了身,“扭到腰了是不是”她伸手扶住贺妃玲,想把她扶到床沿边坐下,手刚好摸在贺妃玲屁股处的兜上,那塑料袋露出来一点点,方芸就那么顺手一扯。

装着验孕棒的塑料袋到了方芸手里,她看着那塑料袋,想也没想就打开了。验孕棒出现在她眼前,她对这东西不陌生,读大学那会儿,宿舍里的几个姑娘都有男朋友,时不时的有姑娘担心自己怀上了去买这东西。

方芸把验孕棒从塑料袋里拿出来,看着那两深深的红杠,她只觉得脑袋一片空白,颤着声,她问:“贺妃玲,你代怀孕了”

“你听我解释……”贺妃玲也觉得大脑一片空白,真该直接跟她妈回家的。

“代怀孕谁怀孕”站在房门口的徐雯三步并作两步进了房间,一把就从方芸手里抢过了验孕棒。

“你怀孕了”方芸似笑非笑,只是固执的追问贺妃玲。

“妃,妃玲,你怀孕了”徐雯一脸震惊的看着自己女儿。

贺妃玲看着灼热盯着她的四只眼睛,想说这验孕棒跟她没关系,她根本没代怀孕。可她知道这事情撒不了谎,以她对方芸和她亲妈的了解,不管她承不承认,接下来都是把她按到医院去验证一遍。

她真是欲哭无泪,挣扎了一会儿,眼睛也不敢看她们,困难道:“是,是个意外。”

“孩子是谁的”这回,方芸和徐雯异口同声。

贺妃玲恨不能立刻消失在她们的面前,但土行孙毕竟是神话人物,而此时此刻发生地震海啸滑坡倒楼等不可抗力自然灾害的可能性更是微乎其微。

无奈之下,贺妃玲只能垂下头保持沉默。她现在深刻体会那些外遇出轨的混蛋男人在奸情被撞破那一刻,面对爱人和亲人的质问,那种无地自容又无法抵赖的心情。

“你说话啊。”方芸和徐雯又一次异口同声。

“那个……我,我的腰扭到,快痛死我了。”情急之下,贺妃玲捂着腰叫唤起来。

她这么一叫,方芸侧了侧头,泪水糊了一脸,想说点什么,贺妃玲的妈妈已经惊叫起来了。

“妃玲,你快躺下,这可千万不能动了胎气。”徐雯手忙脚乱的把女儿按到了床上,她现在顾不上去追问那个让女儿代怀孕的男人是谁了,对她来说,贺妃玲代怀孕了是一桩好事儿。

方芸见徐雯忙前忙后,自己像个多余的人,这一时半会,徐雯肯定不会走。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转了身就往房间外走去。

“方芸。”贺妃玲急得大喊,想翻身下床追,那腰完全使不上力,她痛苦的叫唤了两声。

徐雯见状,又开始数落起来,说她不知道爱惜自己身体,云云总总,边数落边拿出手机打电话。

方芸顿了一下脚步,回头看她,冷笑了一下,她收回视线往外走。

大门“砰”一声甩上了,方芸走了。贺妃玲绝望地闭了闭眼睛,真希望这是一场梦啊。可她听到她老妈在打电话,在给她老爸报告她怀孕了这件重大事情。她听着电话内容,她老爸马上就要赶过来。

贺妃玲想,她现在去死还来得及吗

返回列表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Copyright © 2002-2030 空卡爱吃代孕网